這款腕表的表盤採用了全新的花卉鑲嵌。卡地亞Ballon Bleu de Cartier 腕表:花卉鑲嵌工藝首次運用於製表領域,令鮮花以及它們轉瞬即逝的美感化作永恆。卡地亞Santos-Dumont 駿馬裝飾手錶:金雕與馬賽克鑲嵌融為一體,塑造出英武的駿馬形象。帕瑪強尼木質鑲嵌陀飛輪音樂時計:採用吉他這種與木料鑲嵌細工有著天然聯繫的樂器,非常有想象力。愛馬仕麥稈鑲嵌藝術腕表:將“麥稈鑲嵌”工藝首次呈現於表盤上,這需要高度繁複的微型化技巧和極高的鑲嵌工藝。伯爵Altiplano微砌馬賽克腕表:憑藉一位羅馬藝術家的超凡工藝,在表盤上創作了一朵微砌馬賽克的Yves Piaget玫瑰。海瑞溫斯頓PREMIER FEATHERS腕表:限量版的羽毛鑲嵌,採用專為羽毛加工而培育的珍稀禽鳥。
  提及鑲嵌工藝,大家最容易想到的是珠寶鑲嵌。但實際上,當表盤越來越成為藝術呈現的空間,更多傳統工藝被引入腕表製作,呈現出斑斕的表盤。馬賽克、羽毛、木質、花瓣——當這些古老工藝與材質被應用於表盤,你會由衷感嘆設計師的巧思和工藝師的巧手。
  馬賽克鑲嵌的起源可以追溯至公元前三世紀的西西里島,曾經通過與建築、藝術、裝飾的組合,在人類文化的舞臺上扮演著無可取代的角色。同樣的,馬賽克鑲嵌隨時代在手錶盤面上的不斷創新,也是整個鐘錶領域不變的真諦。
  若論在鐘錶領域最擅長將馬賽克運用於表盤的,非卡地亞莫屬,卡地亞d'Art系列已經連續幾年推出不同造型的馬賽克鑲嵌腕表。這些表款不僅讓腕表有了更多樣和有趣的表現形式,也成為品牌炫技的舞臺。而伯爵則運用了不為太多人知曉的“微砌馬賽克”技術,這種融合了琺琅與馬賽克鑲嵌的工藝為玫瑰圖案帶來了超過10000種不同的色調。
  另一種近乎淹沒於歷史潮流的鑲嵌工藝——麥稈鑲嵌,也因藝術表款的受追捧而獲得了新生。相比鑽石鑲嵌,這種鑲嵌工藝腕表雖朴實無華,卻更具匠心。想象在小小的表盤上,將劈開、熨燙並染過色的麥稈或燕麥稈一根根鑲嵌,那種屏息凝神和驚心動魄。卡地亞、愛馬仕近年在這方面都有傑作問世。
  此外,起源於4000多年前古埃及的古老裝飾工藝木鑲嵌以及趨於沉寂的羽毛加工術都與鐘錶製造跨界合作,設計出令人稱奇的作品。今年,卡地亞更將一種全新的花卉細工鑲嵌工藝引入製表領域,令表盤分外絢麗多彩,轉瞬即逝的美感成為永恆。
  >>> 專業解讀
  從平面走向立體的鑲嵌
  ●常偉,鐘錶文化學者
  鑲嵌工藝最鮮明的特點是越來越從平面化到立體化,從簡單圖案到3D造型。一方面手錶的體積在擴大,有一定的空間去打造,另一方面,工藝的成熟使得這些創作得以完成。和之前相比,鑲嵌工藝的表現形式更多,此前沒有應用到腕表的麥稈、馬賽克鑲嵌現在已經應用得比較廣。這是順應大家對藝術類的手錶更加喜愛的市場需求,未來趨勢是多種工藝的融合。  (原標題:鑲嵌 珠寶以外的無限可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h42lhhdte 的頭像
lh42lhhdte

新電視

lh42lhhd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