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曲阜市級官員不配秘書”的新聞引發關註,包括曲阜市委書記、市長在內的10位市級領導的專職秘書,全部被安排回原崗位開展本職工作。而取消秘書的做法並不是新鮮事。在此之前,雲南、廣西、河北省平山縣也在去年下發通知,要求取消當地的專職秘書。更早在2003年,四川就在半年內,取消了市、縣領導專職秘書近2000名。2005年,四川省委辦公廳又發通知,要求再次清理領導專職秘書。其後,安徽、內蒙古赤峰也出台了相同規定,赤峰市紅山區取消了區內11個縣處級黨政領導的專職秘書。
  有媒體梳理了近20年來落馬高官,其中不乏高級幹部“秘書”的身影,如“河北第一秘”李真、“上海第一秘”秦裕。有專家稱,一些專職秘書成“貪腐掮客”,謀取個人利益。
  (4月28日《新京報》)
  拼靠山是扭曲的官場生態
  背靠大樹好乘涼,自古有之。去年,復旦大學自主招生有一道試題:《西游記》裡面一共有幾個妖怪?對於這道神題,有學者統計出,《西游記》里有主要妖怪44個。其中半數妖怪在孫悟空下手之前,就給各路神仙打招呼收走。21個被打死的妖怪中,20個是沒“背景”的。
  習近平總書記多年前談到秘書工作時,要求秘書不自恃,“不能認為機關牌子大、領導靠山硬而有所依仗、有恃無恐,更不允許濫用領導和辦公室的名義謀取個人私利”。有評論指出,習近平的這番談話給那些所謂“有靠山”“有背景”的人敲響了警鐘,更給那些信奉所謂“朝中有人好做官,靠著大樹好乘涼”這種官場哲學的人敲響了警鐘。而在個別地方,領導的秘書不僅表現得“有所依仗、有恃無恐”,甚至成為“權力掮客”“貪腐掮客”。“河北第一秘”李真可以“分享”時任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的決策權,有能力左右河北省官員的升遷,甚至涉及省級幹部的升遷。
  背靠大樹好乘涼是一種扭曲的官場生態,與“以人為本、執政為民”的施政理念背道而馳。在李真們的眼裡,根本不可能“把老百姓當英雄來敬畏、當先生來請教、當主人來尊重、當親人來對待”,更不要奢望其全心全意為老百姓辦實事、解難題。
  令人欣喜的是,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新一屆黨中央,高懸反腐治貪利劍,“老虎”“蒼蠅”一起打,一批貪官紛紛落馬,背靠大樹好乘涼的官場生態悄然改變。有專家甚至說:當官已成了高危職業。
  當官有風險其實只是一種假象。如果黨員幹部真正做到“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不但沒有任何風險,還能深得百姓愛戴。反之,如果倚仗權勢,不把老百姓的冷暖放在心裡,風險自然不小,遲早會攤上大事。張衛斌
  “秘書干政”是偽命題
  各地清理違規配置專職秘書之舉,主要應從轉變作風、糾正違規方面理解。而“秘書干政”“成貪腐掮客”,這種現象未必因為取消了專職秘書就能全部消失。秘書干政也好,當掮客也罷,可以說與“秘書”有一定關係,但並不存在因果關係。決定性因素在於,政事或權力存在被干預的縫隙,公權力可以通過中介牟利、變現。
  秘書之所以能幹政、充當貪腐掮客,是因為和領導距離近,關係處得好,容易被領導“信任”,等等。可是取消了秘書,領導“身邊”就沒有人了嗎?一些“有心人”擅長於投其所好、取悅於人,那麼取得領導“信任”就不是難事。而除了秘書,家屬、同鄉、同學、情人等等,凡是能夠以各種方式接近領導,並被“賞識”或“信任”之人,都有可能或多或少影響、左右到某些領導的思維與行為。某“大師”曾是很多地方領導的座上賓,一些領導對“大師”有求必應、言聽計從,“大師”推薦的人,幾乎是每“奏”必準,“大師”因而有“組織部長”之稱。四川黑老大劉漢,甚至能左右很多地方的項目。他們都不是秘書,不是照樣“干政”,充當“掮客”?至於說“夫人干政”“情婦介紹賄賂”之類,則更不勝數。
  私以為,如果權力不存在被干預的縫隙,不具備可以變現的條件,那麼有沒有專職秘書,誰當秘書,我們都無需過度擔心。當然,作為一種存在的現象,秘書干政、充當貪腐掮客的問題,需要給予一定的重視,並加以防範。但不管是監督、規範權力使用,還是預防和治理腐敗,思路與邏輯上都不應本末倒置,不能以某些表象解釋問題的本質。老是在“××歲現象”“官員親屬”“腐敗動機”等等問題上糾結得太多,容易遮蔽“絕對權力導致腐敗”這個更為本質的問題。
  對於專職秘書,我認為,一是應按規定配置,二是符合規定前提下按需要配置,需要則配,不需要則不配。而至於“秘書干政”,則更近乎偽命題。在此問題上切勿捨本逐末,屢陷偽命題怪圈。
  國際在線馬滌明  (原標題:“不配秘書”,更應堵權力縫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h42lhhdte 的頭像
lh42lhhdte

新電視

lh42lhhd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